谷歌重返中国?外媒:是否要替代百度的搜索引擎

  • 时间:
  • 浏览:56
  • 来源:爱自媒

原标题:谷歌沉默 百度叫阵 外媒:那么,出现了一个问题

参考消息网8月13日报道 外媒称,自从2010年退出中国市场后,谷歌在尝试各种方式重返这块大陆。在谷歌公司释放出开发出针对中国市场的安卓智能手机专用搜索引擎的消息后,关于谷歌公司可能重返中国市场的消息甚嚣尘上,但一直未正式坐实,显得神神秘秘,虚虚实实。而中国搜索巨头百度CEO李彦宏则在微信朋友圈回应称:“如果谷歌决定回到中国,我们非常有信心再PK一次,再赢一次。”引起外界关注。

李彦宏:再PK一次,百度将再赢一次

据BBC中文网8月8日报道,李彦宏称:“这些年来,百度一直被认为是占了谷歌退出中国的便宜。我们无法证明一件没有发生的事情。事实上,谷歌是2000年先于百度在中国市场上推出独立搜索服务的,2005年更是加大投入,而百度是后来者居上,通过技术和产品创新反超谷歌。到2010年,谷歌在市场份额持续下降的情况下退出中国时,百度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70%。如果现在谷歌回来,我们正好可以真刀真枪地再PK一次,再赢一次。”

谷歌重返中国市场的消息始于一周前,美国媒体《The Intercept》、《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路透社、法新社等陆续报道谷歌计划在中国推出一种符合当地法规、可审查内容的搜索引擎。

俄罗斯卫星网8月9日援引美国调查新闻网站(The Intercept)报道,谷歌公司正在开发代号为蜻蜓(Dragonfly)的搜索引擎。蜻蜓是为装有安卓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而设的系统。这种搜索引擎将按照中国法律的要求过滤内容。谷歌公司没有证实也没有反驳这则消息,只是公开声明,公司对此类投机消息不予置评。

但市场对这则消息的反应则是坚定的:中国最大搜索引擎和科技公司百度的股价应声而跌,跌幅超过7%。

资料图:德国汉诺威信息及通信技术博览会上,参观者在谷歌展台参观。 (新华社)

“如果有谷歌可以用,你还会用百度吗?”

报道称,市场的反应从原则上来说是可以解释的。自谷歌2010年实际退出中国以来,中国搜索引擎公司百度实际上处于垄断地位。

目前,百度搜索的市场份额稳居中国市场第一。Statcounter数据显示,2018年7月,百度中国市场份额为73.84%,神马、360搜索分别以15%、4.13%市场份额位列第二、第三。

俄罗斯卫星网称,自然,在缺乏竞争的情况下,百度公司迅猛发展。但谷歌这种强有力竞争对手可能重返中国市场,吓坏了投资者。他们已经不再极乐观地看待百度公司的未来发展。

报道称,无疑,谷歌公司是世界级搜索引擎巨头。哪怕是对百度公司来说,要和谷歌公司在技术方面和用户人数方面一争胜负,也是不容易的。但出现了一个问题:从原则上来说,中国用户是否需要一个替代性的搜索引擎?可能,几乎占领全国市场的百度完全满足了市场需求,所以,谷歌推出的替代方案在中国根本没有需求?

中国互联网技术专家刘兴亮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采访时指出,在任何情况下,谷歌公司要赢回被百度抢占的市场份额都将极为困难。

俄罗斯国立研究大学高等经济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系东方学教研室主任马斯洛夫教授也表示,谷歌如果重返中国市场,不会对中国本土搜索引擎构成威胁。

马斯洛夫说:“这不会对以百度为首的中国搜索引擎构成任何威胁,因为近年来,几乎所有中国民众都已习惯使用百度,它在搜索中文内容方面强大得多,并且界面操作便捷,因此未必会有大批人转而使用谷歌及其服务。”

但新浪8日发起的网络投票结果显示,选择谷歌的中国网民高达七至八成,远远超过百度。选择谷歌的网民比例居压倒性多数,比例高达85.7%;选择百度者仅有6.6%,另有7.7%觉得都可以。

去年11月16日,百度公司董事长李彦宏在2017百度世界大会上做主题演讲。 (新华社)

谷歌重返中国市场路

据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8月8日报道,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谷歌何时重返中国,其实谷歌从来没离开过。2010年后,谷歌将资源转移到了香港的搜索引擎,并通过北京、上海和深圳的分公司在中国保留了较小部分的广告业务。去年12月,谷歌还在北京开设了一个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以跟上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人工智能的步伐。

报道称,今年谷歌则专注于与国内科技巨头如腾讯、小米等的紧密联系。今年1月,它与腾讯签署了一项专利交叉许可协议,分享“广泛的产品和技术”,然后与腾讯和红杉中国共同投资中国生物技术初创公司XtalPi。6月,谷歌向腾讯的主要电子商务合作伙伴京东投资5.5亿美元,以扩大其在亚洲的电子商务业务。

而在北京实验室成立之后,上个月谷歌还在微信小程序中推出了一款人工智能游戏猜画小歌,也在朋友圈引起了一波现象级刷屏。之前的这些举动则因此可以看作是为了这次小程序铺好了花路。

与已拥有资源的中国公司(以及微信等拥有大量受众的平台)合作,为谷歌提供了进入中国消费者群体的入口点,也算是这些年谷歌在中国的“曲线求生”了。

2017年,谷歌前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谷歌重返中国市场很困难。如果不遵循(中国的)的法律和法规的话,谷歌的核心产品很难回归。但次要产品可做尝试。

此前,李开复表示,谷歌、脸书、推特等这些美国企业之所以在中国没有成功的机会,是因为远远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

对于谷歌的这次回归,到底是一场空欢喜还是双赢,有媒体认为,要看谷歌自己的态度,毕竟正如谷歌公司新的座右铭所说:“Do the right thing。(做对的事)”

资料图:2011年,谷歌公司在其搜索网站主页发布海啸预警。(新华社)

来源:新浪                                                                 时间:2018年08月13日 

2018年8月首次公布的“蜻蜓计划”(Dragonfly)实际上已被Google放弃。

无论是Google工程师还是GoogleCEO Sundar Pichai ,大小场合下都尽量对推出中国搜索引擎的事含糊其辞。但这种“沉默”只会激起更多反弹以及爆发。

据The Intercept描述,并非Google的所有部门都参与了新的审查搜索引擎项目,近90000名员工中只有数百人知道这一计划。而一个至关重要的部门——Google隐私团队,被排除在“蜻蜓计划”之外。

在Google,任何新品发布之前,必须由隐私和安全团队进行审核,但显然,“蜻蜓计划”没有走流程。

当隐私团队发现真相时,与搜索项目团队之间几乎没有和解的余地了。

The Intercept描述:团队非常生气。

生气了,后果很严重——Google直接关闭了搜索项目团队获取数据的通道。

新搜索团队解散:工程师已被分流到巴西、印尼等项目

今年Google颇为动荡。与政府的人工智能合同不再续约、性骚扰导致罢工、安卓之父的丑闻、员工联名反对“蜻蜓计划”、工程师离职揭黑等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蜻蜓计划”是让Google中文搜索引擎无法登陆到如BBC.com、维基百科甚至Google自己的YouTube等。此前,Google对“蜻蜓计划”的推出时间预计在2019年1月-4月,但是现在,物是人非,经过一系列内部的隐私审查,参与该项目的工程师们已被重新分排到巴西、印度和印尼、俄罗斯等国家的相关项目中。

有一些工程师被派去研究居住在美国和马来西亚的人们进入Google中文查询通道产生的数据,但这些与在中国境内产生的搜索数据不同,项目团队根本无法获取准确的信息。

据CNBC报道,Google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他们,Google仍然希望为中国用户提供服务。

上周,GoogleCEO Pichai 参加国会听证会,“蜻蜓计划”是一个重点被问到的话题,他对此则含糊其辞。

“我们目前没有计划在该国推出搜索引擎。”

但言外之意,也并没有否定正在研发,他在议员们面前还透漏,Google内部有个100人的工程师团队在研究,只不过是“暂时搁置”。

2010年,Google退出中国市场时,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当时对中国严格的审查规则表示“极为不满”,但在过去的几年里,Google的高管们又重新燃起了对中国的浓厚兴趣,尽管这与他们本身的道德立场背道而驰。

265.com网站扮演重要角色:帮助Google开发中文搜索引擎

The Intercept的报告称,Google是通过中国的265.com网站来搜集数据,以开发其中文搜索引擎(注:265.com网站是信息聚合网站,用来发布旅游、酒店、天气、车票、日历等信息,外链比较多,类似于hao123)。

据了解,2007年6月3日,Google收购蔡文胜创立的网址导航265.com。尽管之前蔡文胜表示265不会被Google收购而是将谋求上市,但最终,这家网址导航公司有了与被百度收购的hao123一样的结局。

经雷锋网测试,目前Google搜索已嵌入265.com的首页,并且排在了第一的位置。

尽管Google在10多年前就买下了265.com,但265.com使用的搜索引擎却是百度,只要在搜索框输入“xxx”,点击“搜索按钮”,画面会直接跳转到百度,但在跳转之前,据称Google已建立流量监控系统,比百度更早一步获得中国网民进行网络搜索的数据——这对项目的开发至关重要,因为这些有助于构建与中国网民相关的数据集(这通常也需要Google隐私团队的审查)。

据称,这些都是因为Google工程师获得了访问与265.com相关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或API所需的密钥,并使用它来从站点获取搜索数据。

可以说,265.com为Google提供了一个了解中国用户可能搜索内容的宝贵窗口。

但是,Google隐私团队成员对这一情况毫不知情——被排除在流程之外。

据报告称,Google迅速取消了其工程师对265.com的访问权限,这有效地削弱了该项目。这等于超了项目团队工程师的“小路”。关闭了该项目最核心的数据来源,使得正在进行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消息人士称:“265.com是蜻蜓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掐断了对数据的访问,这实际上就代表了进展已停止。”

高层把隐私审查“撇在一边” 大中华区总裁:走走形式就好

有消息人士称,Google的高层认为“蜻蜓计划”过于敏感,以至于只会口头沟通,不会在高层会议上留下任何纸质文件记录。一些了解计划的人曾被告知,如果与不知情的同事谈论此事,有可能丢掉工作。

Google员工表示:

“领导们防止有关蜻蜓计划的消息在内部传播,实际上正是因为他们担心内部的反对会阻碍他们的进展。”

Beaumont是Google中国区的负责人(大中华区总裁),2013年从伦敦来到中国。

他被认为时“蜻蜓计划”中的主要人物。

Google大中华区总裁Scott Beaumont 在2017年5月的中国嘉兴的Future of Go的开幕式上致辞。

他在1994年担任英格兰投资银行的分析师,后来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名为Refresh Mobile,开发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他于2009年加入Google,在伦敦工作,担任该公司在欧洲、亚洲和中东的合伙人。2013年负责中国区业务。

在自己的LinkedIn传记中,Beaumont称自己为“技术乐观主义者”,他关心在各个领域中技术的价值和使用的责任。

而这次与之产生裂痕则是在Google担任14年资深工程师Zunger,在Google,Zunger领导隐私团队,负责隐私审查。

根据Zunger的说法,Beaumont“希望对Dragonfly的隐私审查是形式上的,并认为应该完全推迟对Dragonfly的定位”。

Zunger指出,Beaumont并不认为安全、隐私和法律团队能够质疑他的产品决策。在很多场合,Beaumont与这几个团队保持公开的对抗关系——这完全超出Google的标准。

“通常情况下,即使是公司内部非常机密的工作,也会在项目进行中保持公开和定期沟通。”

但Google高层显然无意进行内部审查(防止员工反对),并要求热衷调查的隐私及安全团队保密,否则辞退。雷锋网了解到,这几个团队中有6-8个人继续追查下去了。

在2017年6月的一次关于隐私报告的讨论会上,隐私团队和安全团队没有得到通知,因此它们被认为是“被排除出计划”,也就没有进一步确切的消息了。Zunger后来离开了Google。

雷锋网小结

但眼下,Beaumont想确保计划顺利实施,但他失败了。

至此,可见的是,在Google内部,“蜻蜓计划”已经造成了深刻的意识形态沟壑:一方面倡导自由互联网精神,宣传开放和民主;一方面优先考虑业务增长和新市场的拓展,即使不得不在审查问题上妥协。

但像鱼与熊掌的故事一样,往往二者难以兼得。一句话,Google要想重返中国市场,“安内”须排在首位。

来源:搜狐                                                                 时间:2018-12-18

猜你喜欢

英国牛栏和爱他美同框对比,哪款奶粉更值得购买?

根据妈妈最新的私信来看,不少妈妈在选择的时候会面对一个国家好几款优质奶粉的时候,就开始纠结给孩子选择什么奶粉,像是英国奶粉中,牛栏和爱他美奶粉同样优秀,不少妈妈就开始纠结给宝宝

2019-12-12

三城经贸精彩回顾!广药集团驱动 王老吉高调传扬吉祥文化

在2019年三城经贸活动当中,王老吉大放异彩,在传扬“吉祥文化”范畴,王老吉协同母公司广药集团,为共同传承中国中医药传统文化健康理念而发力,在本次行动当中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效。

2019-12-12

捷足先登抢占财富新高地,天和广场快人一步收获财富新人

天和广场开盘在即,又一轮财富商机跃然于世!年末?尾牙?不!是他们新的开始!他们是谁?是目光敏锐的投资者是生财有道的生意人是手握财富的资本家是天和广场的座上宾2019年12月8日

2019-12-06

为什么德国奶粉这么受欢迎,德国奶粉好在什么地方?

妈妈们在选择婴儿奶粉的时候一般比较谨慎一些,尤其是现在奶粉种类这么多,不少妈妈在选择的时候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尤其是一些对于国外奶粉也不是很了解,像是对于德国奶粉,除了爱他美

2019-12-05

爱乐居轻钢别墅 独具风格的新型别墅

现在很多人都在上班、下班、睡觉三点一线,使他们在固定的生活节奏中逐渐迷失;家庭、工作、学习中我们为达到平衡都失去了生活的乐趣,每天的日子都是昨天的重复,不断的复制,很长一段时间

2019-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