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大庆:前半生他放弃千万年薪,后半生他愿用百亿打造乌托邦

  • 时间:
  • 浏览:141
  • 来源:爱自媒

毛大庆现在生活里就三件事:跑步、读书、优客工场,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曾经用两年时间、跟毛大庆吃了20多顿饭才把他从新加坡凯德置地挖到万科集团,但毛大庆把北京万科的年销售额从43亿元带到200亿元后就“跑了”,他跑去创业了。

当时毛大庆46岁,他放弃了万科顶级职业经理人的千万年薪,一拳打破人生的天花板,从此多了一个身份:优客工场创始人。

前半生,他是房地产行业最有价值的职业经理人之一,与王石、郁亮奔跑在万科的辉煌时代;

后半生,他将过往清零,变换赛道,以创业者的姿态狂飙,投射出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毛大庆不想做跟跑者,想做领跑者,这一切在他用徐小平家的餐巾纸,写下五六行字的商业计划书时,或许已经有预兆,创业三年时间,他用估值百亿元的优客工场,打造“心碎乌托邦”。

“我教会了他跑步,他却跑了”

2013年5月,在捷克首都布拉格,这座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描绘的浪漫之都中,毛大庆实现了一个极其特别的梦想,他第一次跑完了马拉松全程。跑完5小时10分钟的赛程后,毛大庆回到酒店,关上门,坐在浴缸里放声大哭,觉得人生原来还能如此美好。哭完之后,疲惫的毛大庆睡了个好觉。

在此之前,他的生活状态非常糟糕,他进入万科这个中国龙头房地产企业三年,担任北京万科总经理,看起来春风得意,但实际上地产市场行情并不好。

在2012年香河违规圈地事件中,万科栽了个大坑,当地违规的土地要被政府收回,万科投资建房的8亿打了水漂,解决的过程历时一年,期间“多少动脑筋,多少后怕,多少不眠之夜,多少担心”,毛大庆都尝遍了。

睡不着觉、精力不足、食欲不振,恶性循环的结果就是,医生告诉他,他患上了抑郁症,给他开了6种药,每一种药的副作用都非常大。

当时万科开始推进全民体育运动,毛大庆的好友郁亮开始拉着他跑步,教练也架着他出门跑步。毛大庆记得有一次冬天周末早晨四五点,零下十六七度,奥体森林公园几乎没什么人,天没亮他就去跑步刷圈了,十公里、二十里,跑步的时候他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毛大庆对热烈跳动的心跳着迷,也对跑步着迷,在第三十几个马拉松上,一位女跑者在终点线对他说:今天你一拳打破了人生的天花板。

像为了印证这句话似的,毛大庆不仅一拳打破了抑郁症,还一拳“打破”了他的万科职业生涯。去总部找郁亮谈辞职前,毛大庆先去跑了个乡村马拉松才终于有了些勇气,而对郁亮来说,最遗憾的事情是“教会了他跑步,他却跑了”。

但马拉松的征途开始了,毛大庆就不打算停下来。

四分之一里程后,征途的困难模式

马拉松全程距离42.195公里,最顶尖运动员的成绩是2小时10分钟以内。在职业道路上跑了30分钟后,毛大庆觉得,目前的模式难度不算大,于是他主动要求把比赛从简易模式切换成hard模式。

2014年北京万科实现销售额204.8亿元,销售现金回款突破170亿元,成为北京市场的双料冠军。五年前毛大庆入职时,北京万科销售额仅43亿元,“这个数字的变化确实让我到达了一定的高度,但仅仅是数字的变化和叠加,已经不能再带给我新的刺激和追求。”

创业就是毛大庆寻找的新的刺激,而且他说:“如果没跑过马拉松,我不会去创业。”

准备辞职前一个冬天早晨,毛大庆约了真格基金的徐小平谈融资,天气很冷,徐小平也很紧张,他是最先知道毛大庆创业消息的一批人。

见了面,徐小平问,你要融多少钱?毛大庆回,6000万人民币。

徐小平再问,那你给我多少股份?毛大庆想了想,不大自信的说,顶多60%吧。

徐小平立刻有点疑虑:“现在如果以这么便宜的价格就出让这么多股份,以后你还有多少筹码用来融资? ”

而毛大庆当时想的是,我怎么知道后面很快能再融到资?显然,尽管已是万科顶级高管,但在创业路上,毛大庆还是愣头青,他心里没底儿,但毛大庆还是胆战心惊地开始了,2015年3月8日,毛大庆在个人社交媒体发布辞职信,引爆舆论。4月,他创立了优客工场。

毛大庆曾说,“十年前,我看了20遍《奋斗》,陆涛是我的偶像”,片中陆涛和一群年轻的主人公把废弃的厂房加以改造,变成了一个大型的Loft,起名“心碎乌托邦“。

现在走进优客工场的联合办公空间,看到工业风的装修、简约的灯光,设计感的桌椅沙发,你会不由自主的联想毛大庆微博上的一句话,他把陆涛的“心碎乌托邦”给实现了,就是如今的优客工场。

通俗点说,毛大庆做的事被叫做“二房东”,优客工场在快速拿到优质低价的写字楼资源后,装修成创业者喜欢的风格,再分隔成单独的办公空间,出租给愿意挨着办公的小微企业、初创公司,并提供配套服务。这套模式在8年前便被美国的WeWork验证,它是联合办公空间的鼻祖。

看起来好像优客工场只是做收租的“二房东”,但其实做创业助推器、加速器,才是优客工场的野望。

徐小平说,毛大庆的“这个故事实在太完美了,听起来好像个童话,但它的确是真的”。

而且毛大庆有一个别人没有的优势,做了6年万科高管,他在房地产圈有着深厚的资源、人脉,让其他中国本土共享办公创业公司无法与之抗衡。

不仅占尽人和,毛大庆还有天时相助,他赶上了行业的红利爆发期,共享办公正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预计到2019年我国共享办公总运营面积将达5100万平方米。

在这个新兴蓝海市场,毛大庆不是第一个起跑的人,但他想做跑到最后的人。

高速赛道上,遭遇最强劲的对手

跑完半程后,毛大庆累得大汗淋漓,同时遇到最强劲的对手,在共享办公赛道上,优客工场与共享办公巨头WeWork狭路相逢。

创业三年来毛大庆一直不停地提速,优客工场的融资拿到手软,2017年12月22日,优客工场完成近3亿元C轮融资,估值达到近 90 亿元。2018年3月9日,又与无界空间合并,估值达到110亿元。

看到优客工场这种火箭般上涨的估值,你可能不会相信,这个独角兽项目的商业计划书,当初是在徐小平家的餐巾纸上完成的,“大概就写了五六行”。

即使优客工场成为国内联合办公领域的第一个独角兽,毛大庆也并不满足,因为他看到跑道前面,率先起跑的老大哥WeWork还在跑,而且跑得不错。毛大庆的野心是要超越WeWork,做全球最大的共享办公公司,“虽然离WeWork还有十几倍的差距,但我们愿意一点一点赶上它。”

2017年9月4日,优客工场在美国的首个共享办公空间——位于洛杉矶的场地正式开放,这被视为优客工场与WeWork的正面交火。

火烧到家门口, WeWork也坐不住,9月12日,WeWork在纽约向优客工场提起诉讼,表示优客工场的英文名URWork与WeWork的名字“高度相似到了有欺骗性的地步”。

毛大庆不以为然,在中国有数百家公司的名称是Work加上两个单词的前缀,如果告诉另一家公司不能经营和自己类似的业务,这听起来太奇怪了。不过,三个月后优客工场的英文名从“URWork”变更为“UCommune”的做法,仍让外界猜测,是否是屈于官司压力的无奈之举。

毛大庆并没有被这场风波打乱节奏,反而像是被这把火催着加速,2018年7月12日,优客工场宣布以3亿元并购知名共享办公企业Workingdom,这是进入2018年以来,优客工场完成的第四宗战略并购。

优客工场气势汹汹,但毛大庆却始终怀着一种恐惧,脚下的赛道就像一层薄冰,不知何时会破,融资、找场地、商业模式、客户诉求等都需要不断突破。“创业就像站在一个悬崖的边上,前面是美丽的花丛,背后退一步就粉身碎骨。站在前面看我的人,觉得我很精彩,很厉害,很光鲜,后面无限风光,但如果谁从背后看我,会吓死。”

“十年前,我看了20遍《奋斗》”,现在毛大庆也不允许自己的奋斗失败,“一旦出发,必须到达”,即使站在悬崖边,他也相信自己不是那个掉下悬崖的人。因为他要乌托邦变成现实,不要失败的心碎。

来源:凤凰网                                                  时间:2018-07-18 

编者注:

互联网创业者大多都是年轻人,不超过40岁。但毛大庆开始创业的年龄是46岁。相比年轻的创业者,“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他自己也说,奔五的年龄是他离开万科开始创业的主要原因之一。

和大部分年轻人的莽撞和缺乏经验不同,毛大庆的优客工场仅用2年时间就成为了一家独角兽公司。估值达到了12亿美元。从大的趋势上说,联合办公空间的盛行得益于中国的创业潮;但那么多相关创业项目,只有优客工场做到了那么大的规模(超过100个联合办公空间),所以毛大庆一定有自己独特的方法。

《金融时报》采访了毛大庆,向人们再次介绍了这位创业者,他取得目前成功的秘密以及他的童年和职业经历的关系。当然,优客工场目前在海外遇到了一些问题,毛大庆对此比较回避,但也给出了侧面回应。

下面就是《金融时报》的文章:

毛大庆的外公毛梓尧是一个全国闻名的设计师。在1970年代,当毛大庆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外公会带他去看各种自己参与设计的建筑,比如天安门广场旁边的人民大会堂。

毛梓尧教会了他外孙如何欣赏艺术,如何绘画。他的这些教诲,对年轻的毛大庆形成了深刻的影响。

“我学的就是建筑。”毛大庆说。他在最初成立优客工场的一个地下室里接受《金融时报》的采访。现在优客工场已经是中国最大的联合办公空间公司。优客工场总部位于北京中心商业区,这里高楼林立,而且仍然遍布建筑工地。这里的建筑风格和毛大庆很喜欢的共产主义早期的建筑风格完全不一样。

“那时候,家长希望小孩学习工程学、科学,找一份稳定的工作。那时候很多工作还是毕业时候大学负责安排的。”毛大庆说。当被问到他自己是否很小的时候就想成为一名企业家时,他大声的笑了起来。“企业家精神?我们从来没听过这个词。”

现在毛大庆创立的公司,是中国创业潮中成立的初创公司之一。优客工场会在城市中心租下整栋楼,重新装修,把他们变成联合办公空间,然后再租给其他初创公司。

优客工场就成为了该细分领域的首家独角兽公司

短短两年时间,优客工场就成为了该细分领域的首家独角兽公司,估值达到了12亿美元。优客工场的成长和中国最近的创业潮密切相关。

2015年,毛大庆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很多其他人也都在做同一件事:中国当年新注册的公司达到了440万家,比上一年增加了21%。

毛大庆还计划把优客工场开到美国和伦敦,一次帮助中国企业家进入西方市场。但这一举动引起了WeWork 的不满。WeWork 是一家美国联合办公空间公司,上个月,他们在美国起诉了优客公司。WeWork 认为优客工场(英文名:UrWork)的品牌侵犯了自己的品牌。

今天,毛大庆争辩称,在中国有数百家公司的名称是Work 加上两个单词的前缀。而且他还指出,如果告诉另一家公司不能经营和自己类似的业务,这听起来太奇怪了。

他还装作不经意的说,如果要美国人还需要中国企业家来介绍什么是市场竞争的话,这多少有点讽刺。几周前他还称WeWork 联合创始人亚当·纽曼(Adam Neumann)和自己是“多年的好友”,但现在当《金融时报》提及纽曼的时候,他坚持跳过这个话题。这也是这次一个小时的采访中,他唯一不想谈论的话题,其他时候他一直表现的很轻松随和。

在成立优客工场之前,毛大庆是万科的副总裁。万科当时是中国最值钱的地产公司。

“我感觉自己身边的中国社会正在发生变化。”他说。他指的是创业潮以及智能手机等相关科技的普及。

早在万科时期,毛大庆就公开谈论过自己抑郁的经历—— 这种坦诚在中国社会是很难得的,通常人们都把谈论精神疾病看成是一种禁忌。但他离开万科并不是因为身体原因。

两年时间,优客工场已经开出了100家联合办公空间,进入了全球30个城市。上个月,正式进入美国,在洛杉矶开放了第一个联合办公空间。

“我其实很喜欢做职业经理人。这样我可以在一个大平台上锻炼自己的能力。”他说,“但是眨眼的功夫,我就要到50岁了。”他补充说,年近50但他还没有真正测试过自己的能力—— 于是他46岁的时候离开了万科,当时他对自己的下一步也不是很确定。

后来他意识到,大城市里有很多空置的商业项目,同时他也看到了国外联合办公空间的成功。“我原计划第一年里开出一到三个联合办公空间,还有一些人说三个太多了。”他说。

他们都错了。到2015年底,在他们的空间里办公的公司就达到了100家。一年后,这个数字上升到了1000家。今年前8个月,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4000家。两年时间,优客工场已经开出了100家联合办公空间,进入了全球30个城市。尽管面临竞争对手的诉讼,但上个月优客工场还是正式进入了美国,在洛杉矶开放了第一个联合办公空间。

优客工场说自己希望帮助中国进入美国市场,也希望帮助美国公司来中国。

现在优客工场每个月都会开放2个新的联合办公空间。毛大庆认为优客工场的快速发展主要有两个原因。“三年前,政府开始告诉年轻人可以去创业,而且我们国家的90后开始陆续参加工作了。”他说。

他补充道,在发达国家,政府不需要告诉人们要去创新。但是在中国,年轻人创业会遇到各种问题,比如家长的不认可以及很难拿到银行的贷款等等,所以这些年轻人需要更多动力。

在优客工场办公室的4000多家公司里有一半左右都是创业公司:这是一个联合办公空间和孵化器的结合体。

优客工场给租客公司提供的不仅仅是几张办公桌,还包括认识更多投资人的机会以及各种课程,从商业课程到增强现实技术课程等等:这是一个联合办公空间和孵化器的结合体。

现在优客工场已经拿到了20亿人民币的融资,投资人包括中国风险投资公司和国外的风险投资机构,比如红杉资本。今年7月,优客工场完成了一轮2亿人民币的融资。

2015年的时候,优客工场的收入只有“几千万人民币”,但今年它的预计收入将达到3-4亿人民币,而且计划要开出150个联合办公空间。

在优客工场北京的第一个联合办公空间,一个工位的费用是1900人民币一个月。这个联合办公空间位于一个大礼堂旁边,除了办公,人们还可以在这里消磨时光,并且还有健身房和自动按摩座椅,很多人都在这些椅子上睡午觉。

这个空间的美学设计,就算是放在伦敦或者旧金山都不会显得过时,除了部分设计稍微有些媚俗:比如墙上挂着的名人头像,比如史蒂夫·乔布斯和威廉·莎士比亚。

办公空间里的几台自助售货机生意很好,人们可以通过手机支付宝进行支付。这个联合办公空间里其他需要支付的服务都可以用支付宝支付。支付宝是中国最大的两家电子支付平台之一,它的母公司蚂蚁金服是优客工场的合作伙伴。

随着中国科技独角兽公司越来越多,很多这样的公司也都选择在优客工场办公,比如京东物流、今日头条和中国前三的共享单车公司摩拜单车、ofo和小蓝单车。另外一些比较成熟的互联网公司也在优客工场里有办公室,比如网易和亚马逊中国。

毛大庆的成功有一部分来自于他过去在地产行业的人脉,毕竟在中国做生意,人脉是很重要的。在万科的时候,他的导师是王石。王石是万科的董事会主席,也是中国私有地产行业的先驱。

优客工场的创始团队里,很多人都是毛大庆从万科带过来的。而且优客工场的第一个联合办公空间就是租用了万科的房产。

但是毛大庆并不觉得自己已经取得了成功,他尝试这样去定义成功:“如果我有王石或者马云的潜能,我想收获和他们一样多的成果。”

新鲜有料的产业新闻、深入浅出的企业市场分析,轻松愉快的科技人物吐槽。

凤凰科技(ID: ifeng_tech),让科技更性感。

来源:凤凰网                                                  时间:2017年12月11日

猜你喜欢

大富豪木门,遇见你,遇见真实的自己!

我走过许多的地方,跨越无数山和大海,经历数次的日出日落,直至遇见你那一刻,才看到了心中的风景。

2019-07-18

鹿城“诚信一条街”全国首创“诚信门牌”

今年8月6日,温州诚信体系建设又有新创举——鹿城区率全国之先,在五马商业街使用“诚信门牌”,继续打造温州诚信体系,传承和发展温州的诚信精神。

2019-07-18

全国木门十强品牌 2018中国木门十大品牌介绍

木门行业是个一直都比较吃香的行业,特别是有些品牌在销售模式上以及品牌的建设上不断的突破、创新,让他们在该行业内取得不错的的成绩。

2019-07-18

大雁木门:木门行业“饥饿营销”需具备三大条件

什么是饥饿营销?通俗地讲,就是有意激发消费者的强烈购买欲望而同时不给予满足或者将满足的时机拖延滞后,从而引发消费者更为强烈的购买动机,形成供不应求的抢购现象,从而达到稳定商品价格、获取较高收益、维护品牌形象等目的的营销手段。

2019-07-18

木门常用的油漆工艺有哪些?

木门是家庭装修中的点睛之笔,选择合适的木门产品能够充分的体现出家庭装修的风格和氛围,同时木门作为亲朋好友来到家中做客最先映入眼帘的家居产品,其美观和装饰性不言而喻

2019-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