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上市背后的三个关键先生:穆荣均、王慧文、沈南鹏

  • 时间:
  • 浏览:113
  • 来源:爱自媒

苦熬八年,美团终于在2018年9月20日这天在港交所上市。人们望着这只独角兽中的独角兽,看着大屏幕上闪动着BAT之后,中国互联网公司最高的市值,毫不吝惜的赞美、夸耀着创始人王兴。

但一件功业的达成,最后的封神台上,从来都不该只有一人光芒四射。

美团这八年,树敌无数,一场场兵戈中,王兴身边若没有众多将星环绕,贵人襄助,恐怕美团很难等到上市这一天。

这其中,三个关键先生不得不说。

美团实权派——穆荣均

左起穆荣均、王兴、王慧文

大抵没有太多人对穆荣均这个名字感到熟悉,提起美团内部王兴的左膀右臂,人们最熟知的当属另一个“老王”王慧文。

但穆荣均对于美团和王兴的意义重大。

美团在递交的招股书上有这么一部分内容表述:

我们未来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管理层以及经验丰富及有能力的团队的持续服务。尤其是,我们的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董事会主席及控股股东王兴,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兼高级副总裁穆荣均,以及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兼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对我们的文化及战略方向的发展至关重要。

在美团的董事会里,总共有三名执行董事,分别是王兴、穆荣均、王慧文,其他的都是各派投资人占据的非执行董事席位。

而在美团招股书的管理层持股部分,王兴持股11.4%,穆荣均持股2.5%,王慧文持股0.7%。

穆荣均的持股比例比王慧文还高仅次于王兴,足可见穆荣均在美团一路走来是美团内部的实权派,但穆荣均在公开资料中出现甚少,略显神秘。

王兴与穆荣均

穆荣均和王兴的相识据说颇为文艺。

穆荣均是清华98级的学子,比王兴小一届。

本来穆荣均一直在百度当工程师,既有宽阔的晋升空间,手中也握有百度不少的股票,前途一片光明。

2007年五一,两人或许因为校友情谊,或是因为业务合作,在王兴办公室里整整聊了一宿。

每个伟大的相遇和合作似乎都有这么个秉烛夜谈的情节来铺垫一下,以显得这种相遇是上天早已注定的缘分,日后必会功成名就。

结果就是,天亮时,穆荣均站在窗边突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受:“觉得自己像一只鸟一样,有展开翅膀飞出窗外的冲动”。

那一刻,穆荣均决定接受王兴的邀请。

“忽悠”永远是创始人屡试不爽的法门,马老师当年就靠一张嘴忽悠来了奠下基业的18罗汉;2005年跟杨致远爬了个长城,忽悠来了雅虎10亿美金和雅虎中国的全部资产,才使得淘宝在陷入四面楚歌的时候有充足的火力大杀四方。

2007年发生了什么呢?

当时王兴因为没钱买服务器,刚刚把校内网卖给陈一舟得到了200万美元, 这钱和王慧文以及几个创业伙伴分了之后,王慧文拿着钱出去环球旅行,暂时离开了王兴。

而陈一舟得到校内网之后,改吧改吧将其改为人人网,随后从软银那儿融了4.3亿美元,,2011年人人公司上市。王兴看到悔得肠子都青了,但自己彼时太嫩,根本搞不起来。

没了校内网,王兴酝酿着创了饭否,穆荣均就是在这个时间节点追随的王兴。

穆荣均加入时,不止自己来了,还从百度带来了工程师廖凯、郭万怀等人。

郭万怀不是别人,正是日后王兴的妻子,这一段良缘,王兴必定是要感念穆荣均一辈子的。

网传郭万怀照片

穆荣均并非健谈的人,美团创立后一直担任CTO的技术职位,当年千团大战时,美团没有一味地烧钱跟进,而是一直遵循着王兴做好产品的思路,不断在产品研发和各种流程系统上,最终胜出,这其中穆荣均就是美团后方最大的技术保障。

后来千团大战暂告一段落,王慧文被调入产品部开发产品,穆荣均和王慧文就一起开发了内部业务流程系统和客户关系管理系统。

2015年7月,穆荣均被任命为首席人力官(CPO),掌管“大后方”。10月,美团和点评合并,团队开始迅速融合。一个月后,穆荣均和姜跃平协同分工负责人力资源及服务保障平台。

而在今年6月19日,或许是为了上市做准备,美团点评运营主体(发生法定代表人变更,由王兴变更为CTO穆荣均,足见其在美团内部的地位。

相伴王兴十一年的穆荣均,是美团不可分割的一个铁三角式人物,虽说甚少对外发声,但是在大后方保证了美团的技术、后勤,是典型的实干家,握着仅次于王兴的权柄,是美团能够走到今天关键先生之一。

生死兄弟——王慧文

还是不得不说王慧文,美团的500亿美元的市值中,至少有100亿应该归功于王慧文。

歌德有一句名言:友谊只能在实践中产生并在实践中得到保持。

王慧文和王兴来说的友谊产生不是出于实践,却一直在实践中经受住了考验,因此更感性、珍贵。

人人都知道,美团内部有两个老王,一个是王兴,一个是王慧文。后来,因为两个老王容易混淆,所以王兴,变成了兴哥,王慧文还是叫老王。

王慧文1978年人,比王兴大一岁,97年王慧文在清华大学入学的第一天,就遇上了被保送到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的龙岩富二代王兴,两个人甚至成了睡上下铺的室友。

在清华期间,两人的成绩都非常“稳定”,稳定在班级倒数五名之列,王兴倒数第五,王慧文倒数第三,都是不折不扣的“学渣”。

不过俩“学渣”惺惺相惜,革命的友谊很快升华,还一起凑钱买了个电脑。从此,王慧文踏上了漫漫网游路,迷上了上网打游戏。王兴迷上了社团和创业,俩人的成绩再也没有好转过。

清华毕业后,富二代王兴被送去了美国特拉华大学,王慧文去了中科院声学所走学术的道路。随后从美国归来的王兴,惊喜于社交网络带给世界的变化,劝王慧文从中科院退学和他一起创业。

严格来说,王兴忽悠的本事第一次是在王慧文身上得到实践的。

因为彼时这俩人谁都不会编程,王兴却满世界叫嚣着要做中国革命性的社交产品。

但王慧文真的被鼓动退学了,跟着王兴一起干。

后来王兴信心大增,又忽悠来了学计算机的高中同学赖斌强,这才初步解决了技术的问题。

从SNS,到输入法,三人两年折腾了差不多10个项目,最后决定专注在校园上。

在2005年12月8日,校内网上线的,通过“注册账号送鸡腿”的形式,用了3个月竟然发展了3万用户。

彼时的互联网真的是一片荒芜的,满地是宝藏的世界,随便一锄头就能挖到宝,占立山头。

但对于这群刚毕业,没钱没势的学生来说也并非那么轻易,有了用户,却难以变现,甚至需要靠着借钱维持运营,王慧文创业前3年为校内网借款高达20万,要知道,王慧文并没有一个像王兴一样的身家过亿的实业家爸爸,他不过是一个农民的儿子。

坚持了近两年,校内网终究没能走到最后,2006年200万美元卖给了陈一舟,王慧文分了钱出去旅行了一年才回国,前文已有讲述。

回国后王慧文自己创业搞了个售房中介淘房网,创新之处在于用户可以在上面对中介进行评价。

2010年12月,王兴给王慧文打去一个电话,说,“你就别搞了,我这边发展挺快的,也比较需要人,你们来吧。”

几个月后,王慧文真的一无所顾的扔了自己的事业,再次加入王兴的创业小团队。

但昔日睡在上铺的兄弟,归来后已是能够独挡一面的大将,2010年也是王兴和美团的生死存亡的关键之年。

王慧文的第一场仗面对的就是轰轰烈烈的千团大战。团购市场在资本的推动下稳定后,美团的第二场硬仗是外卖。

2015年,为了实现1300亿的年度目标,王兴正式将美团外卖事业部交给最信赖的王慧文负责,王慧文看着这块儿难啃的骨头,焦虑不堪,对手是百度外卖和阿里扶持的饿了么,这怎么打?

彼时他在饭否上直言:美团的业务复杂度触及了我的业务盲区。

但王慧文知道如果只是反复地咀嚼这些压力,琢磨这些让他苦恼的事,而不付出行动,只会徒增焦虑感,这对解决问题并无真实益处。

只能硬着头皮,挑战极限。他的破题之法颇为巧妙:

美团学习了腾讯和阿里巴巴进口了一位“外国伙伴”,进行品牌升级,这位小伙伴就是一只来源于大洋洲的袋鼠,口袋装得多,跑得快,用以寓意外卖配送,生动形象。

其次,王慧文杀伐决断控制投入,砍了好些许多已经开了美团业务的冷门城市,包括王兴的老家龙岩、马鞍山、玉林和赤峰,以减少不必要的消耗。

这一系列做法,却让销售团队不安,有同行发黑稿说美团资金链断了,开始关城市了,团队要完蛋了。

但结果是竞争对手率先扛不住,15年9月份,拉手窝窝抗不住了开始裁员,这时候他们蓦然明白,原来活下去才是这个行业最重要的生存法则。

2016年7月的时候,美团大众点评架构调整,成立了餐饮平台,王慧文被任命为总裁。

从退学第一次创业至今,15年来曲折漫长,王慧文和王兴始终不离不弃,持之以恒,一次次突破极限,硬着头皮扛了下来。

一如王慧文曾经所说——“哪有什么胜利可言,只不过是挺住而已。”

王兴重情,喜欢用身边的人,美团因此还曾经爆发过派系争权,王慧文对于王兴除了业务上的披荆斩棘,更多还有兄弟情的一路相伴和支持,是美团内部除了王兴之外不可或缺的精神领袖。

千里马与伯乐——沈南鹏

美团敲钟那天,红杉中国的沈南鹏一大早发了一封名为《既往不恋 纵情向前》的公开信,激动的回顾了与美团的种种。

王兴和沈南鹏,一个是千里马,一个是伯乐。

但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

千里马只需要坚定地的相信自己,一直做下去就好了,伯乐却要在繁芜的世界中看到未来。

红杉并不是一开始就想要投王兴的。

王兴在第三次创业时才最终拿到红杉的投资。

前面的校内网、饭否,双方虽然都有过接触,但没有最终合作,或许是沈南鹏觉得那时候的王兴,还没有成长为一批千里马,或者还没有在自己正确的跑道上。

2005年时王兴第一次去红杉,匆忙之间接到通知,没有来得及详细准备,甚至在路上商业BP还在出租车上弄丢了。最后现场在红杉办公室重写了一份。在王兴写时候有个脑袋伸进来,看他们一眼,又走了,这人是周鸿祎,世界真小。

2010年3月份,美团网上线,王兴很快就接到红杉中国的电话,那是他第一次见沈南鹏。

沈南鹏

王兴后来这样描述彼时的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见沈南鹏,简单的相互介绍之后,他居然没有让我详细阐述商业计划或业务数据,因为他已经做过很多功课,对这种商业模式有很清晰的看法,甚至是比创业者更清晰的判断。”

两个各自行业中天才般的人,在最合适的的时间最终相遇了。

其实美团这时不是团购领域的最大玩家,彼时头部团购公司,甚至于接近美团两倍的规模;内部团队也不如其他公司那样星光熠熠,但红杉还是选择了美团,成为了美团A轮唯一的投资人,给了美团1200万美元,第二年又领投了5000万美元。

如果在那个搏杀激烈,要战斗到最后一颗子弹的千团大战中,美团没有红杉,今天在港股敲钟的或许轮不到王兴。

红杉中国也是大众点评唯一的A轮投资人,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红杉一手主导了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合并,塑造了美团点评这块儿招牌,为美团的500亿市值打下了坚固的基础。

沈南鹏后来在阐述,当初的投资动机是,这样表述到:

“我能感受到王兴对产品的专注,甚至是极度热爱产品的偏执狂,眼光长远又冷静踏实。”

沈南鹏经常夸王兴,在今年的《十年二十人》节目中,吴晓波问沈南鹏,哪个是你做梦都会想到的投资案例,沈南鹏选择了美团,

“王兴是产品偏执狂,实战中不断学习。美团是让我印象最深的投资案例,让人跌宕起伏。”

沈南鹏给了美团机会,美团给了沈南鹏足够的回报,红杉旗下资金规模超过2万亿元,投了大半个中国互联网行业,投达达回报50倍,投大众点评回报400倍,但哪一个项目也没有美团的回报率高。

多年后,这段千里马与伯乐的佳话,必定也会被时时拿出来谈论。

美团上市背后,不是一个人的胜利,每个时代,总有一群人站出来,以睿智,以坚韧,以憧憬,缔造出独特的,带有时代烙印的奇迹。

来源:百家号                                                  时间:18-09-23

在美团内部,有两个“老王”,一个是王兴,一个是王慧文。后来为了避免混淆,王兴成了“兴哥”,而王慧文还是“老王”。

看似无关痛痒的称呼,其实可以看出王慧文在美团的江湖地位。王兴被吐槽得最多的,除了他的“边界论”,还有“任人唯亲”。为此,美团第10号员工沈鹏愤愤不平地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老是黑美团,还凑成了八大金刚。”

所谓的“任人唯亲”,无非就是现在美团的大将,基本是当年跟王兴一起扛过炸药包、趟过雪山的兄弟,比如曾经睡在他下铺的王慧文。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天王慧文陪同王兴出席了乌镇互联网峰会,在酒桌上与各大佬谈笑风生。

不久前,美团点评被爆出再次进行组织架构调整的消息,美团点评将到店综合与到店餐饮合并,加上点评平台,形成新的到店事业群;另外成立新零售和打车事业群,同时外卖业务归属该事业群,由王慧文负责。

此前,王慧文的身份就是美团网副总裁,由此可见,王慧文在美团的地位绝非一般。

其实,这样的安排合情合理。毕竟王兴与王慧文相识于微时,是一对名副其实的“难兄难弟”。1997年,在清华大学入学的第一天,王慧文就碰上了龙岩一中学霸王兴,当时王兴被保送到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两人成了室友。

那时候,王兴还不是兴哥,只是一个在清华大学成绩全班倒数第五的“小王”,而王慧文也只是排在他后两位的学渣。简而言之,两人都是班里倒数后5名的学渣。

大学期间,两人的情谊升华,从单纯的室友上升成了铁哥们,还凑钱合买了一台电脑。不知道是这台电脑使得他们成为学渣,还是因为学渣间的惺惺相惜使得他们一起买了电脑,反正王慧文主要时间都在打游戏和网上吵架,而王兴就在网上成天逛来逛去。

如果说王慧文玩电脑只是为了纯粹消遣,那么晃来晃去的王兴就是为了创业,为此王兴努力混创业协会、舞蹈协会等社团,每天不是在电线杆子上贴创业大赛小广告,就是在舞蹈团跳舞。

气场太相似的两人,也经常吵架。直到现在,搭档那么多年,王兴还是会对王慧文发火的,经常骂他。“他可能也觉得我扛得住,但是他骂我,我有时候也骂他。”王慧文笑言。

就这样吵吵闹闹,持续到2001年从清华大学毕业。毕业后,王兴去了美国特拉华大学读博,王慧文因为本科成绩不理想没有资格留校保研,而且又不能出国,只好去了中科院声学所读研。

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原本以为就这样没有多少交集了。可是没想到,在美国浸润了两年的王兴强烈感受到了互联网带来的变化,尤其是社交网络,当时小扎的Facebook已经上线。

2003年底,按捺不住喜悦的王兴,没有多少社会资源,只能找老同学,于是他极力劝王慧文跟他一起退学。当时王慧文忍不住问王兴,“你会编程吗?”王兴说咱们可以学。

两个勇敢的人热火朝天地捧着编程书边学边写,甚是认真。后来,王兴找来他的高中同学赖斌强,赖斌强是三个人里唯一计算机专业出身的人。等到赖斌强从广州辞职来到北京想看看产品怎么样时,得到的回答却是:还没有呢,还在学编程。

所以后来,中国移动要做SNS社交网络服务,邀请王兴和王慧文一起去聊,聊到一半突然被问到当时出来创业主要优势是什么时,两人当场愣了,对视了老半天,最后才说,“是勇敢吧,勇敢到傻瓜的状态了。我们那时候一无所有,都不会编程,其实是因为创业才现学的编程。今天回头看,这两个傻瓜一直在坚持,一直在试,没死掉,其实我们是风险意识不那么强的人。”

就这样三个人从SNS、输入法搞起,两年时间折腾了差不多10个项目,不过都没什么起色,最后又回到SNS上。

2005年12月8日,校内网正式上线。这时杨俊、付栋平和陈亮也陆陆续续加入这个团队的。虽然不算太成功,但是引起了千橡互动集团CEO陈一舟的注意,想要收购校内网,但王兴一口回绝。

然而,后来因为没有钱增加服务器和带宽,只能饮恨将校内网以2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陈一舟。分到钱的王慧文和赖斌强结伴出去欧洲、东南亚游玩了一年,而王兴则留在国内拉着郭万怀、杨俊、付栋平、穆荣均等人,一起创建了饭否和海内网。

实际上,2010年王兴创办团购网站美团网时,王慧文并没有及时加入。那时候,旅游回来后,王慧文和赖斌强、陈亮另起炉灶一起结伴搞了淘房网。

淘房网是一个二手房网站,允许买家对中介进行点评,很像淘宝网。不过,当时淘房网进展也不是很顺利,花了很多钱去做广告,但效果并不好,乃至于后来王慧文在美团也跟干嘉伟一样不喜欢投广告。

2010年12月,王兴给王慧文打去一个电话,说,“你就别搞了,我这边发展挺快的,也比较需要人,你们来吧。”于是,几个月后,王慧文他们三人再次加入当初的那个创业小团队。

后来被问到为什么愿意抛下自己的那一摊事(淘房网)到美团时,王慧文说,“他人比较正直。这是非常重要的基础。”

末了,他补了一刀,“其实你能猜得出,总不至于说这个人很傻,但是我愿意。”也真的只有这种共过患难的老熟人间才敢如此调侃。

加入美团没多久,就遇到了轰轰烈烈的千团大战,王慧文带领着团队以“边算账边开城市” 的思路,赢下了战争,为美团后来独角兽地位的奠定立下汗马功劳。

2015年,美团决定从校园转白领,这时候沈鹏想要离职创业,王慧文就有点急了,因为这将会对美团外卖造成巨大伤害,而当时王兴正在国外出差。于是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告诉沈鹏实情之后,总算稳住了。直到美团的状况稳定后,沈鹏才离职创业,深感愧疚的王慧文也不敢再做挽留。

今年10月,美团点评完成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兄弟王慧文也一如既往地陪伴在王兴身边。

很多人评价王兴外表平和、内心骄傲,有着很多的“不合时宜”。但是相比之下,王慧文显得更加傲娇,他是里外狷狂。

王慧文接受《财经》访问时,曾放出豪言,“整个资本市场的钱都是我们的,我们的效率最高,不投我们投谁?”然而,他并不负责融资,融资是王兴的责任。这总觉得有点“坑队友”的赶脚。

说来也奇怪,傲娇的王兴与狷狂的王慧文,竟然一起肩并肩熬过了将近20年的“老铁”岁月。

来源:电商报

作者:唧唧

来源:百家号                                                  时间:17-12-05

猜你喜欢

2019年7月17日月偏食观看时间地点及全过程模拟视频

2019年7月17日月偏食 观看时间:2019年7月17日农历十五02:42开始,且除西部之外的大部分地区仅可见初亏阶段,因月亮西落,后段不可见。

2019-07-17

【5·17世界电信日】我们全力以赴,让世界更快一点!

你知道“五一七”是什么节日吗? “5.17 我要吃” 吃货节? NO.NO.NO 517不仅仅是吃货的节日! 但在电信人的眼里 这是个特别的日子

2019-07-17

性能最好的S60手机 诺基亚6670详细测评

7610的出现吸引了绝大多数国内消费者的眼珠,即便是它外观有些稍大,按键布局过于紧凑,但这些都没有影响到它的销售。此机的成功让诺基亚下定决心继续推出同外型的新机,于是,6670就随之出现了。

2019-07-17

2019年中国最新富豪榜,2019年中国首富十大排行名单

2018年全球经济剧烈变化,也影响了很多企业的发展。有的企业受到了较大的影响,而有的企业却在逆境中继续发展。

2019-07-17

搭载创新工场点心OS 夏普SH8128U鲜体验

创新工场要出手机操作系统一说刚放出不久,“点心OS”的界面也在夏普两款新智能手机发布之前揭开了面纱。当时,笔者还是在北京的地铁里从微博看到的。没想到,夏末的一场夏普智能手机发布会上,突然而至了两样都比较浮云级的东西,以至于让人有点措手不及。庆幸的是,在发布会之后,我们更有近距离的与夏普两款智能手机有个亲密的接触,以至于释怀一切一切的迷雾。

2019-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