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的现状,让人不得不佩服当年IBM的老辣

  • 时间:
  • 浏览:78
  • 来源:爱自媒

建立强大企业是每个企业家的追求,如何实现目标大致上有两条路可以走:先做强后做大,先做大后做强,最终又大又强。这两条路很难一刀切地说谁对谁错,因为每位企业家,每家企业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都大不相同。

但就几十年前中国的产业环境而言,先做大再做强几乎是必由之路。一是当时的企业都要钱没钱,要技术没技术,要人才没人才,只能先把日子过起来,再让日子好起来;二是粗放式爆发的市场给不强而大提供了足够的机会,在很多行业,如果你不能在群雄逐鹿的时刻快速做大,抢钱抢地盘,即使你强,也可能因为没有首先做大而再也大不起来。

联想创立后,柳传志结合当时的环境选择了先做大再做强,也就是被广泛质疑的“贸工技”战略:先以抓市场搞贸易为主做起来,然后向掌握核心技术进发。

如今,很多人将联想的困局归结为柳传志的“贸工技”,但反过来想,在西方PC产业已经走到高不可攀的前沿,中国市场又如此开放的局面下,如果联想不走这条道,恐怕连在PC产业活下来的可能性都小,更无论做到世界第一。

事实也是这样,纵然联想今天遭遇到重大的挑战,但与国内外PC厂商同行相比,它依然算是成功者中的成功者,而国内很多同行的确是早就挂掉了。

即使是被拿来与联想相提并论的华为,事实上也是先靠“贸工技”发展起来,然后才走上研发创新为先导的道路。

而即便是自主研发,华为也不是一开始就那么厉害的。它也是先把日子过起来,从抄袭,借鉴,价格战,人海战,在国内从低端市场,在海外从亚非拉一路干起,最终以28年只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的奋斗让日子好了起来。

不同的是,华为冲对了城墙口,可以先喝汤再大鱼大肉,而联想的城墙口上已只剩汤和骨头。

事情的本质是,华为的成功来自28年只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联想的问题根源则在它的城墙口。就PC业务而论,真正让联想困顿的,不是联想不行,而是PC业务本身。

以IBM为首的PC厂商曾无比红火,但繁荣的背后藏着危机,越来越多的竞争者涌入PC市场,推动了PC产业的快速发展,也让PC产业不断分工细化,原来被PC厂商主导或相对主导的芯片、系统与核心组件产业纷纷壮大,不断从PC厂商手中夺走核心价值与话语权,让PC厂商一步步丧失掉自身的价值空间,并从一个大鱼大肉的行业成为了一个没有什么油水的行业。

事实上,说柳传志或联想不重视技术也是不客观的。当他们通过“贸”打好基础后,其实是及时进入了“工”和”技”,推出了自己的品牌。这才有了收购IBM之前,已在国内市场独树一帜的联想集团。而后来以12.5亿美元收购IBMPC业务,柳传志也一再强调,是要买技术、买品牌。

如果非要马后炮,问联想如何才能像华为那样成功?最好的方案恐怕是:不收购IBM的PC业务,而是卖掉自己的PC业务,然后去做一个可以快速大成的新事业。

原因正如前文所述,PC厂商的格局决定它早已经不是一个值得拼命去搏的产业。华商君以为,从整个产业趋势着眼,把传统PC厂商的前途命运看透了,看伤心了,所以老子不玩了,也正是IBM出售其赖以发家的PC业务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层面上讲,联想如果指望依靠收购IBMPC业务打造一个盛世王朝,或许是犯了一个错误。错误在于,相比其他高新科技的突飞猛进而言,PC业务已经是增长过去式,不可能开出璀璨的现实。

已是增长过去式,不可能开出璀璨的现实,这不正是全球PC厂商这些年的集体写照吗?无论是惠普,还是戴尔,都曾在PC厂商大势已去的舆论中鸭子死了嘴硬,声称自己即将以颠覆性的创新,让行业重新迎来春天,但春天在哪里呢?而高调完之后的背地里,哪一家又不是在边打边退,加快转型呢。

这也不得不佩服狡猾狡猾的IBM,很早就把PC业务卖了出去。这块老姜真的很辣。

来源:百家号                                                               时间:18-05-30

在美国纽约市举办首次转型活动一年后,联想再次向全球推出数据中心集团(DCG)的状态。

联想公司在2014年收购IBM的x86业务时,该部门为自己赢得了一席之地,但是在联想在移动和PC销售方面取得了很多成功的同时,将其转变为盈利局面一直都是收购方的一场艰难的斗争。

2017年,联想公司将DCG重组为两个子部门:ThinkSystem和ThinkAgile,前者指的是传统的服务器,存储和网络产品,后者指的是超融合系统。

此后,联想聘请了新的高管,加强了其全球销售和营销团队,并为该部门建立了专门的供应链; 它推出了渠道计划,并与系统集成商建立了新的关系,联想的EVP和DCG总裁施浩德(Kirk Skaugen)表示,其业务几乎同比翻了两番; 它在全球开设了新的合作伙伴实验室和研发机构。

尽管做出了这些努力,但上一季度 DCG还是未能实现盈利。

然而,今年的活动有一个自我祝贺的语气:联想的服务器销售额同比增长49%,迄今已售出超过2000万台; HPC取得了成功(该公司表示,它现在是全球最大的500强系统供应商,从2014年的第182位上升),并改善了与云服务提供商的关系,使其过去一年的超大规模足迹翻了一番。该公司现在声称装备了全球十大数据中心公司中的六家。

DCG高级副总裁Rod Lappin在开幕致辞中表示,该公司的全球供应链提升了其超大规模的受欢迎程度,因为它使联想能够提供包括主板和固件在内的定制解决方案。

至于其与Nutanix,微软和VMware等软件合作伙伴共同开发的超融合基础设施,过去六个季度的销售额翻了一番,因为客户寻求混合和多云解决方案的基础。

闪存存储阵列的销售额同比翻了一番,联想公布其存储产品组合的更新:与企业存储巨头NetApp建立新合作伙伴关系的产品。通过ThinkSystem DM和DE系列,联想希望能够为自己赢得一席之地,并与存储领域的其他OEM厂商相媲美。

因此,虽然DCG还不能扭亏为盈,但仍有一些利好消息。

中国市场表现

可能会让联想感到不满的一件事就是失去西方国家政府的支持,失去进入数十亿美元市场的机会。

与联想有相似遭遇的华为和中兴,近年来受到了严格的审查,特别是在美国。在华为的网络系统中发现后门后,不愿使用中国组件,使得客户容易受到间谍活动的影响,并且在中兴通讯通过向伊朗出售产品而卷入美国制裁风波。

中兴通讯的组件在4月至7月期间在美国被禁止,大多数政府系统以及政府承包商仍然禁止使用两家公司的设备。一家英国网络安全顾问委员会,其唯一目的是监控华为参与该国的基础设施,警告国家网络安全中心(NCSC)该公司的做法仍然存在“长期增加的风险”。

那么,当它的同行受到一个又一个的惩罚措施时,联想如何设法避免政治家的愤怒呢?

根据CEO杨元庆的说法,他的团队亲切地称YY为:“联想是一家全球性的国际公司,所以我们的足迹遍布全球。不仅仅是销售和营销。我们在中国,美国,印度和美国都有研发团队;我们在巴西,墨西哥,匈牙利制造......大多数跨国公司都没有跨国公司的执行团队。我们与众不同。因为我们是多元化的。

“这给了我们一个独特的位置。到目前为止,我认为联想已经为自己建立了一个信任的形象”。

该公司的首席技术官彼得·霍腾休斯(Peter Hortensius)同意并解释说,联想高管总是在他们的原籍国雇用 - 除了他的情况,因为他是加拿大人,但在美国工作。

“我们尊重当地的法律,道德和精神” ,他补充说。

彼得·霍腾休斯承认:“如果他们想在当地开门,我就不能说我们会做什么”。

其他地区的情况也是如此:“除了中国之外,还有更多国家希望将访问内置到他们的加密系统中”。

联想愿意适应中国特定的业务方式,这体现在决定与NetApp建立区域性合资企业。袁青表示,这是受市场“特殊要求”的推动。

根据彼得·霍腾休斯的说法,这些要求涉及加密技术,以及“围绕存储和IP的基础”,因为中国的存储系统通常是基于OpenStack的。他声称,中国的软件不同,“存储现在主要是软件”。

DCG高级副总裁Rod Lappin吹嘘该公司获得“全球大多数国防组织和联邦政府”的批准,但承认这并不意味着联想已与他们达成任何重大供应协议。

美好的未来?

虽然服务器销售量正在上升,但OEM越来越不得不与“白盒子”制造商竞争。这种简化的硬件通常在中国或台湾以低成本制造,并且在超大规模制造商中很受欢迎。

对于DCG的EMEA高级副总裁Per Overgaard来说,构建此类系统必须在质量上做出妥协,这意味着它们不会对联想的业务构成威胁。

“我经历了使所有组件工作的复杂性,”他说。“你购买主板,购买英特尔处理器或AMD处理器,内存,显卡等所有东西。让这些东西最佳地工作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当你在顶部添加软件时,它就更难了。

“所以我认为从联想的角度来看,为什么我们仍然在这里是因为我们做得比一般人好。如果你有技能去做,能力和时间,这是有道理的,但我不知道经常见到他们。

“我知道我将在五年内找到一份工作,因为这真的很复杂”。

此外,他解释说,不仅是他们的市场份额微不足道,而且大多数白盒服务器销售都不关心联想的目标受众:“它在托管领域,它在MSP领域,所以可能有很多公司在做这件事但是,我们并没有参与竞争”。

另一个可能导致联想与地球上任何其他服务器制造商一样多问题的问题是欧盟委员会起草的一项新提案,称为生态设计指令。

为了减少IT设备的大量碳足迹,拟议法律的一部分将使市场上高达75%的服务器在欧盟非法。许多人认为,通过限制闲置服务器能源使用,这一提议将适得其反,无意中禁止能够以比低密度机器更低功耗运行工作负载的最大,最高效的服务器。

虽然DCD知道,该公司在最初起草提案时没有发表评论,但发言人分享了以下声明:“我们通过我们的行业协会Digitaleurope和相关的生态工作组参与了讨论。服务器设计。我们的立场是,联想一致认为服务器的生态设计规则实际上有可能增加数据中心的能源使用风险,因为许多目标实际上是最有效的整体运行。

“我们希望找到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例如,与现有或即将推出的国际标准如能源之星服务器保持一致。我们相信,通过欧盟委员会与我们行业之间的进一步建设性讨论,我们可以就此主题达成共识”。

联想展示了其节能实践,尽管这些措施具有别有用心:更高效的系统可以运行更高密度的工作负载,而该部门的大部分收入来自HPC客户。这也解释了该公司今年早些时候推出的自己的液体冷却系统Neptune的推出。

根据彼得·霍腾休斯的说法,该公司的所有硬件都符合效率法规,而且寿命 - 对于某些设备而言可能短至两到三年,取决于支持的时间长短 - 他断言联想优先考虑用于处置或回收处置。

伙伴关系和创新

联想在未来一年内可以期待什么?

对于彼得·霍腾休斯来说,事件的标语,智能转换,将发生在三个不同的层面。他说,在设备层面,公司将努力解决投资创建复杂架构是否值得的问题,因为摩尔定律达到极限,客户继续要求改进,如更好,更节能的传感器,无所不在的显示器和灵活的组件。

随着硬件加速器(GPU)以及专用集成电路(ASIC)和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以及边缘设备的使用的增加,云计算将发生转变。

最后,他表示,服务将受到人工智能技术的影响,去年联想承诺提供12亿美元的研发预算。该公司将专注于开发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理解和情境感知技术。

联想将通过建立更多的研究实验室和建立更多的合作伙伴关系,更多的合资企业来确保它在这些市场中发挥作用 - 因为正如彼得·霍腾休斯所承认的那样,公司理解“初创公司是创新的关键”。

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中,DCG的成功对联想至关重要。由于最近的Windows更新,其先前在今年上半年萎缩的个人电脑销售飙升,其移动部门通过节省成本保持运营 - 这一措施只能采取这么多次。

数据中心行业蓬勃发展:全球服务器销售正在增长,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对云,虚拟化和容器系统的投资将稳步增长。如果DCG正确地发挥其作用,那么它将在一个利润丰厚的行业中占据一席之地,而这个行业几乎没有动摇的风险。

来源:百家号                                                               时间:18-10-27

猜你喜欢

高颜值、独显还轻薄 全新惠普星系列15来了解下

1极具创新之处的外观【PConline单机评测】现在的年轻人对电子产品的要求是非常极致和精细的,就拿轻薄本来说,他们的要求也绝对不是停留在够用的简单层面。2018年5月8日全新

2019-05-21

西门子手机史:曾创造多项第一 最终成为匆匆过客

提到“西门子”,很多人的印象里只有西门子冰箱了。但其实西门子做通讯产品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那个时候,这家始于德国的公司从电话交换机做起,并在移动电话时代创造过多个第一。

2019-05-21

最“闪”老总:三星中国总裁朴根熙

朴根熙先生对三星中国业务的贡献是巨大的,在他执掌三星中国的这几年里,见证了三星手机从一种“闪”到另一种“闪”的过程。

2019-05-21

廉价版iPhone XR真的值得入手吗?这个缺点让人无法接受!

一年一度的“科技春晚”拉开帷幕,为我们奉上的是最新的iPhone手机三箭齐发。其中作为“世界上最贵的手机”iPhone XS Max突破万元,着实让我想到了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相信各位看官老爷们,就算是高级白领,特级CEO都不得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口袋,这手机真的值吗?

2019-05-21

白粉蝶的药用价值与应用

白粉蝶,为粉蝶科动物白粉蝶成虫的全体。以蛹越冬,成虫喜欢在白昼强光下飞翔,终日飞舞在花间吸。那么在医学上白粉蝶有哪些具体的药用价值呢?又有哪些方剂需要用到它呢?下面三九养生堂小编就和大家一起来了解一下白粉蝶的药用价值与应用。

2019-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