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章“太累”:魅族的内忧外患史

  • 时间:
  • 浏览:29
  • 来源:爱自媒

(原标题:黄章“太累”:魅族的内忧外患史)

珠海国资体系的注资,对目前风雨飘摇的魅族来说实属雪中送炭,而魅族能否就此自救,还有待检验

《投资者网》冯伟康

5月2日,媒体报道称第三方查询工具显示,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魅族)股权出现变动,创始人黄章(又名黄秀章)的持股比例由51.96%降低至49.08%,同时,具有珠海国资背景的珠海虹华新动能股权投资基金入股魅族,持股50.92%,取代黄章成为大股东。

一时间,关于“魅族易主,黄章失去控制权”的传言引来广泛讨论。

对此,魅族方面予以否认,称黄章仍为魅族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管理层团结稳定,并称第三方企业查询工具信息有误并已取得沟通。

《投资者网》查询相关工具,发现信息已进行更正,珠海虹华新动能股权投资基金仅占魅族2%左右的股权,黄章依然是魅族的最大股东。

5月5日,魅族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章在魅族社区回复网友留言时表示:“如果可以选择,我不想做大股东,太累。”

位于珠海的“小而美”公司魅族,近日因股权变更位于舆论的中心,而让黄章“太累”的内忧外患,远不止这些。

分崩离析

4月23日,魅族召开了今年旗舰机型16s的发布会,作为魅族今年首款旗舰机型,相比友商旗舰机型的发布时间迟了许多。在这场“迟来”的发布会上,魅族以往熟悉的面孔都未露面,无论是常主持魅族发布会的魅族创始之一白永祥、高级副总裁兼CMO李楠还是加入两年的转型大将杨柘都未现身。

虽未正式对外公布,不过白永祥离开魅族已成为多数人的共识。2018年6月,黄章在对网友有关白永祥去留问题的回复中称:“我觉得魅友没必要关心魅族的人事问题,这么多年我没管公司就是个错误。我回归也是对前几年公司策略和人事的否定,预计到明年我才能彻底地把公司运行到我想要的轨道上来。”而他在另一则留言中则提到:“你想他(指白永祥)去原价买他的Pro7就好了。”

外界猜测,白永祥或许为Pro7(魅族2017年7月26日发布的旗舰机型)的失败承担了责任。

Pro7是2017年杨柘加入魅族担当CSO后参与的首款机型,由白永祥主导设计,杨柘最终定价,上市之前被魅族寄予厚望,然而因其称为“画屏”的背面副屏设计、未使用高通骁龙处理器以及过高的定价等因素,显得与当时追求全面屏和性能的手机市场格格不入,最终此款机型令魅族遭遇了最严重的滑铁卢。

发布5个月后,魅族Pro 7两次降价从2880元降至1999元,在第三方渠道则已接近1500元。有媒体报道,此款旗舰机型最终销量仅为几十万台。黄章在魅族社区留言表示将对Pro7的产品定义和库存问题进行追责。而在2018年5月魅族对高管架构重新调整,原魅族科技总裁白永祥却并没有出现在新的管理层中。

Pro7失利带来的连锁反应还在继续。

2018年4月,魅族前文创总监张佳在个人微博上公开表示不认可杨柘入职一年的表现,认为他无法带魅族走出困境,将杨柘与魅族之间的矛盾舆论公开化。次日,有自称魅族离职员工的匿名用户在社交社区知乎上反映称,杨柘入职魅族后的多次行为涉及贪腐。张佳转发相关微博,并喊出“杨柘滚出魅族”的口号。一时间,魅族内讧事件引起广泛讨论。

事件最终以张佳被开除结束。虽然同年7月,黄章在魅族论坛上发言维护杨柘,但同时杨柘及其团队悉数离职。

据《投资者网》了解,杨柘先后历任苹果公司、三星电子、华为、TCL通讯的营销高管职位,负责过三星手机Anycall品牌在中国地区的推广与品牌提升,还主导过华为手机P7、Mate7等机型的营销工作。杨柘在Pro7的营销上延续了其固有的“商务风”,并提高了最终定价,最终导致失败。

魅族在硬件上不如意的同时,软件层面也不是风平浪静。

Flyme系统是魅族引以为傲的手机UI系统。随着手机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和魅族的日渐式微,OPPO、VIVO等厂商动作不断,并从魅族Flyme团队高薪挖人。

2018年11月,OPPO发布了Color OS6,并确认搭载在次年4月10日发布的新机Reno上,而负责Color OS6设计的陈希,是原魅族Flyme团队视觉总设计师。Color OS6推出时曾被指抄袭Flyme,黄章对此也公开表示:“已经让律师跟进,以及追究离职员工违反竞业禁止协议的法律和经济责任”

近日,一张疑似魅族工程师洪汉生的对话流传网络,他称:“OPPO、VIVO等公司“用两倍年薪挖走了我们至少三分之二的人。”

2018年底,魅族高级副总裁、Flyme事业部总裁杨颜在其个人社交平台上确认,已卸任Flyme事业部总裁一职,副总裁周详接任工作。有报道称,实际上杨颜已从魅族离职进行创业。

至此,有“魅族三剑客”之称的三人中,白永祥、杨颜已离开魅族,为外界所熟知的魅族高管中,仅剩李楠一人。而李楠的去留却仍不为外界所知。在此次魅族股权变动的同时,天眼查等第三方企业查询工具显示,李楠已从主要人员中被移除。

曾经辉煌

魅族最近几款旗舰机型上市后都反响平平,即使是黄章“二次出山后”声称“大试牛刀”的16th、16s系列机型都未取得良好的市场反响。

而事实上,魅族也曾经辉煌过。

2003年魅族成立后,凭借“miniplayer”登顶国内MP3播放器宝座,创下10亿元的年销售额。在转型做智能手机后,2009年,魅族M8机型自一众山寨机中横空出世,两个月内销量达10万台,5个月内销售额突破了5亿元。

有人拿黄章和乔布斯进行比较,黄章则霸气表示:“不做中国的苹果,要做世界的魅族。”

步入2014年,魅族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人事危机。2014年春节前的一天,魅族原副总裁、UI设计总监马麟带着部分总监和高级经理跳槽乐视,仅UI部门就有10多名骨干离职,“软件部门一个星期左右人就走光了。”

春节后开工的第三天,黄章主持了持续两小时的全体会议,通过了三项决议:扩大产品线、引入外部投资,以及拿出20%个人股份启动公司员工持股计划。

2015年初,魅族对外开放获得6.5亿美元投资,期待资金能给魅族带来跨越式发展。其中阿里投了5.9亿美元。拿到阿里的资金后,魅族在线下及子品牌魅蓝的营销上下足了功夫,魅族的销量在2015年直接冲到了2000万台。2016年魅族销量则缓慢增长,只比2015年多了200万台。同时,在李楠推动下,魅族陆续增加了智能硬件、智能家居等产品品类。

仅2016年,魅族便一口气推出了14款产品,几乎每个月都有一场产品发布会,每次都会请歌手进行演出,被网友戏称为“魅族演唱会”。与此同时,魅族开始逐渐弱化魅族MX系列,扩充旗舰PRO产品线,同时停止Metal产品线,以E系列取而代之。然而,机海策略也让魅族的产品线开始混乱。

2016年10月,天音控股(000829)向魅族投资2亿元,以认购新增注册资本方式取得魅族0.655%股权。同时也披露了魅族的经营状况,根据其公告显示,2015年魅族净亏损10.37亿元,2016年上半年净亏损3.04亿元。

前途茫茫

根据第三方调研机构赛诺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月—11月,魅族品牌整体出货量为907万台,其中11月份仅47万台,同比下滑65%。从整体数据看,魅族2018年全年销量在1000万台左右,相比2017年近2000万台的销量,几乎腰斩。

而另一方面,据GFK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手机整体出货量为3.98亿台,其中,华为出货超1亿台,“OV”各7000万台,魅族昔日竞争对手小米手机的出货也达5000万台。

另外,整个手机行业遇冷。IDC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4.63亿台,成为这个行业的首次出货量下跌。彼时,IDC预测称,该数字在2018年将有所回升,但事实上,当这一年结束时,出货量再次下跌了4.1%,而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这一下跌趋势仍在延续。

近两年来,手机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头部大厂都做纷纷,推出子品牌布局更多的市场定位,小众厂商则步履维艰甚至遭到淘汰。昔日金立手机、美图手机、锤子手机等品牌再也不见了踪影。

魅族线下门店也步步紧缩,街头的魅族体验店越来越少。《投资者网》走访位于上海市的苏宁易购(浦东第一店),在魅族柜台附近较为冷清,而柜台内陈列着部部魅族手机模型,并无真机展示,导购员也向《投资者网》确认了这一现象。

另一方面,经黄章亲自打磨的最近发布的旗舰机型16s陷入了“点胶”门,被指偷工减料。

5月7日 ,“XYZONE”官方微博发布一条魅族16s拆机视频,发现魅族16s的SoC没有进行封胶处理。

当日晚间23点45分,魅族官方发布微博予以回复,称魅族16s“换用了富乐8023新型胶水”,使用后呈现半透明状,具备更好的渗透性,底部填充更饱满,减少芯片边缘胶水的覆盖,使得主板观感更美观。

事件最终以相互谅解告终。

早在2016年初,魅族科技创始人黄章在公司年会发表新春致辞时表示,魅族2016年的目标为“稳增长,创利润,挺进IPO”。而白永祥在2016年的发布会上也曾提及将会进行IPO,目标是2017或2018年。魅族近日则对媒体表示:IPO事宜正常推进中。

来源:网易                                     大家:2019-05-13

作者|Fx Wei 来源|互联网圈内事(quanneishi)

在那个略显昏暗的退场过道里,两个桀骜不驯的人擦肩而过。他们谁都没有抬头看对方一眼,仅用余光扫到了彼此相似的尴尬与局促。

老罗心想,这土鳖,竟然以为自己会做营销。

黄章默念,这傻子,竟然以为自己会做产品。

两人的目光看向舞台,望着仍在台上却满头大汗的雷军,齐声挤出了一个字:呸!

「1」

老罗眼里的自己是个不世出的产品天才,是手机行业唯一的聪明人驾鹤西去之后,被上天选中来拯救苍生的。

他对此深信不疑,就像黄章对自己的营销能力深信不疑一样。

2014 年黄章复出的时候,江湖上传闻说,魅族是「神一样的产品,猪一样的营销,背后有个乌龟一样的老板」。黄章不服气,要证明自己:

「社会化营销必须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又有魅力的,又有强大思想的,随时说一句话可能颠覆人家对价值观、对人生观的认识的一个灵魂人物,那个人就是我。」

老罗夸起自己来也经常搂不住:

「整个晚上都被层出不穷的创意顶得睡不着觉,刚才打了个盹儿,醒来已经开始研究中国和美国的专利法了……我这个企业终究是要杀出中国为全世界人民做手机的。」

这俩人说话的劲头实在是相似。我仿佛看到同一个人,在一个元气满满的早晨,洗漱之后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左手摸着肚腩右手抚着秃顶,念出了内心深处的两段独白。

但两人的狂妄确实有他们各自的原因。

老罗办英语培训机构那会儿,看不上设计师的创意水平,自己琢磨了一下 PS 就做出了一系列海报,之后精品频出,奠定了他在创意届的地位。

黄章也有自己的过人之处。

2006 年,魅族就干出了全国第一款触摸屏外加无螺丝设计的 MP3,当年销量全国第一;2009 年的魅族 M8,是国内第一部使用电容式触控屏的智能手机。

魅族至今都引以为傲的 MX 系列诞生于 2012 年,在那个小米「没有设计」、华为靠充话费送手机走量的年代,黄章对产品的追求可谓相当超前。

当时还是学生的我,攒了两个月生活费咬牙买下白色版 MX2,刚拆掉包装就被用小米的女友抢了去,对方只丢下了一句话:这手机真好看。

黄章(早期)产品做得好,老罗营销玩得溜,两位都称得上是各自领域里的佼佼者,但错就错在,他们跨界了。

「2」

老罗的自信背后的逻辑是这样的:做营销搞创意我最牛,做手机我还不分分钟灭了你们?

现实跟他想象的不大一样,对于观众来说,老罗的段子要比手机本身更招人待见。相声专场的门票收入水涨船高,锤子手机却没卖出多少台。

好不容易卖出去了,还因为品控被被用户退货,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黄章的错觉比老罗的更拧巴一点:做产品(曾经)我最牛,营销不行是因为我懒得动,我要用心做同样分分钟灭了你们。

2014 年魅族转型引入外部投资的时候,黄章去见客户。对方问:您亲自出山,是准备做多大,100 亿怎么样?

黄章答:100 亿是小 case,我要为 100 亿我就不出来了。

对方追问:那,1000 亿?

黄章答:我从不指标化,但我告诉你这个市场有多大,我就做多大!

说完这句话,投资人热血沸腾,果断投资,似乎手擒华为脚踩小米的美梦眼看就要实现。

然后投资人等啊等、等啊等,等到今天,魅族的市占率都没有突破过个位数,连「Others」的阵营都没有闯出来。

老罗和黄章对于跨界的盲目自信,对做好企业没一点帮助,倒是能一次次点燃失望的魅友和锤粉们。以至于这些死忠用户们,经常在清高和尴尬之间来回拉扯。

逛这两家的论坛,怎么看怎么拧巴,总有「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的那种怨念。

哎,都怪这俩人光吹牛,不争气。

「3」

除了狂妄,老罗和黄章两个人还都爱怼人,一点面子不给留。

前阵子魅族无孔手机众筹失败,黄章在论坛上 diss 下属:市场部都是在瞎搞。

市场部的人私下嘀咕,几年前您说「市场营销交给我,我来做」,这会儿您不出力就罢了咋还恶心人呢?

黄章这么做有他自己的道理。

早些年,董明珠和黄章见面谈业务,没成想剽悍的董小姐,上来就被黄大仙给批评了。

董明珠有个习惯,午饭吃得简单,就是员工餐。黄章看见不大乐意:董总,你这样不行,愧对员工、愧对公司。

董明珠一脸懵X:老娘给股东分红给员工分房子,对不起谁了我?

黄章微微一笑:公司需要你去做该做的事,不要去做那些不该做的事,我在家里吃饭,饭都是别人帮我装。你老操心不该操心的事,把自己身体累坏了,哪还有精力去做别的?

董明珠一脸的恍然大悟:我马上弄一个董事长大餐厅!

黄章心里怪得意:这就对了。

这董小姐到底老江湖,场面话说得你心花怒放,心里根本没当回事儿。过了两年鲁豫去拜访董明珠,会议室凑合着吃的还是员工餐,哪里有什么董事长大餐厅。

黄章可怪当真,回公司后还问自己员工:为了节约我的精力,你们说我是不是也得装修一下办公室?

员工们看着老板,气是真不打一处来:您在家吃着火锅唱着歌倒是挺自在,我们干起活来小心翼翼动不动还被骂。您好容易回来公司一趟,事儿还没干几件先要给自己装修办公室?

这就是黄章的悖论。一边,他认为他是唯一能拯救魅族营销的「灵魂人物」,一边又告诉下属说,一些小事儿别来烦我。搞得下属做怕做错,问又怕打扰到老板,只能蒙着眼睛瞎搞。

营销在黄章眼里的确是个小事儿,这么多年过去,小米雷军为了宣传都跑去 B 站当歌星念 Rap 了,魅族这边却沦落到靠李楠在办公室开直播。

黄章这两年除了在论坛爆料、骂对手、骂下属,啥动作都没看见,魅族从「小而美」变成了「小而不美」,效果是十分显著。

魅族市场部其实也不用太委屈,黄章啥也不管你难,你跳槽到锤子科技,碰到事必躬亲的老罗,照样过不了好日子。

作家叶三到锤子科技参观,进门便看到罗永浩在前台擦桌子——不是老罗闲,是他嫌前台小姐姐擦不干净。

擦桌子还好,要是赶上发布会,老罗对 PPT 的修改要求,能把人给逼疯。锤子发布会从来都没有准点儿过,为啥?老罗 PPT 没改好呗。

而且,老罗骂人,姿势更丰富一些,不仅在微博上骂、当面骂,还当众骂。锤子发布语音处理技术的时候,把合作伙伴名字写错了,老罗当场大喊:谁干的?!

专门负责 PPT 设计的许岑当时在台下一哆嗦,汗都下来了。这还没完,又过一年,畅呼吸发布,PPT 上的字又给写错了。这次老罗站在台上满脸怒火直接点名:许岑你给我等着!

你看,甭管老板是爱管事儿还是不管事儿,骂起人来都这么不讲理。

「4」

狂妄,爱吹牛,盲目自信,难相处;算上两个人都是半途辍学,一个摆过地摊一个干过苦力,老罗和黄章的人生,重叠度是真高。

但两个人的出身却截然不同。

按老罗自己的话说,他是个「既得利益者」,父亲是当地的县委书记,当年成绩不怎么好的小罗连读高中都是父亲开后门给安排的,辍学以后没事儿做,就呆在家里读闲书。

农家出身的黄章,就只有被逐出家门外出打工的份儿。十几岁的小黄在码头上扛大包的时候,一定暗下决心,等老子出人头地,怎么舒服就怎么过。

悠闲的小罗后来成了工作狂,吃苦长大的小黄成功后不爱上班。两个既相似又相反的人,从零起步干出了一番事业,并最终在手机行业里相遇。

可他们谁也看不上谁。

黄章对老罗的营销能力还是比较肯定的,双方曾经谈过合作。不过这场由李楠出面进行的洽谈,老罗形容它是「黄章派魅族副总裁找我谈合作」,李楠却表达出一种「你不配让黄章出面我是自己去给你发个 offer而已」的意思,双方搞得很不愉快。

针尖对麦芒,锤子和魅族、老罗和黄章之间,矛盾不少。

老罗讽刺黄章的段子有很多。他经常从高山仰止的角度,认可了黄章在工艺上的追求,但后边一定跟一个转折——魅族是个乡镇企业,黄章的智商有问题。

完了还不忘贴心地给黄章一个台阶下:你就是笨,这又不是骂人,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呢?

黄章话不多,只提到过一次罗永浩:「和老罗小米比炒作,我肯定输,要是比做产品,我可以秒他们几条街。」

俗话说,王不见王。老罗和黄章两个狷介的人,还是不碰面的好。

要是哪一天,好死不死这二位要来一场对谈,为了双方能完成一次愉快的对话,他们的话题估计只能有两个,一个是工匠,一个是雷军。

「5」

为了树立自己的「工匠精神」,老罗不仅把公司命名为锤子,还特意摆拍了一张海报。

黄章夸张一些,窝在家里打磨了 31 块木板,说是要找到最完美的手感。后来工程机做出来,老黄上手一摸,不对,有误差。工作人员一量,和木头模型存在 0.07mm 的差距。

也不知道这事儿是真是假。

老罗揶揄黄章,你肯定不是最后一个工匠。言下之意,你顶多算是倒数第二个。

真是两个传奇的匠人。

这两个工匠坐一块,除了聊哪个锤子更顺手、什么木头最耐磨之外,另一个共同话题就是雷军。

黄章被骂「乌龟」的时候,为了挽回面子是这么解释的:你看过《功夫熊猫》没?里面有个龟师傅,终有一天能收拾了不肖之徒。

至于「我给雷军冻可乐,雷军跟我学系统,我教雷军做社区」,更是雷军黄章之间的陈年烂梗。

彼时同样要杀入互联网手机大军中的周鸿祎,对魅族黄章崇拜得不行。「魅族,小米的师傅。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如果胜利算是师傅厉害,如果失败,也算是被弑父」。这话,便出自周鸿祎之口。

老周啊老周,前几天你不还恭维雷军是中关村第一代人么,咋话风说变就变呢?

老罗和周鸿祎也有过一面之缘。锤子科技刚成立那会儿,第一个要投资的就是老周,但他的前提是要内置全套 360,老罗自然不会答应。

老罗和雷军见面的日子应该更早。据他回忆,雷军想让他帮忙做营销,他自己想做产品,雷军光知道谈战略谈布局,对产品没有那么重视,俩人说不到一块便一拍两散。

后来老罗亲自做手机,对于小米的产品和审美嗤之以鼻,实在是看不上。

这几位手机圈内知名大佬,就这样形成了一个鄙视链:黄章鄙视老罗不懂硬件,老罗鄙视黄章不懂软件,他们俩一起鄙视雷军对产品没追求,周鸿祎瞧不上雷军抄袭魅族,但老罗又瞧不上周鸿祎的贴牌机。

不过,黄章和老罗两个人虽然都不太看得上雷军做出来的产品,但对雷军在行业内的成功倒也都予以肯定。在黄章眼里,国内只有三个人能够做好手机业务,一个是已经成功的雷军,一个是周鸿祎,一个是他自己。

黄章的眼神确实不怎么好,他最看好的三个人,雷军如今被华为 OV 压制也算不上风光,周鸿祎的手机业务一败再败,至于魅族自己,如今也是异常艰难。

老罗也赞赏过雷军。人们骂他太高调,他拿雷军出来作挡箭牌:我高调是迫不得已,他雷军有人有钱有资源,我老罗要再不高调点,怎么跟他干?

这么看来,老罗和黄章看不上雷军,心态大致相仿。你看你手握雄厚的资源,手机竟然做成了这幅德行。要换做是我,我让你看看什么叫产品,什么叫设计,什么叫真正的黑科技。

「6」

可惜的是,无论老罗还是黄章,都不太可能有机会,用下一款旗舰去告诉雷军,手机应该怎么做。

老罗出镜率越来越低,从聊天宝到电子烟,从给微商站台,到传闻被打,曾经怒砸冰箱的一代骄子,如今的境遇令人唏嘘。

黄章同样不好过,小米 9 定价 2999 给了他莫大的压力,华米 OV 四巨头在各大战场全力厮杀,首先蚕食的,便是魅族仍占据的那 2% 市场空间。「贱人贱己贱行业」,这是一个企业家在困局面前难以自持的恐慌。

眼看,这两家属于「Other」阵营的品牌逐渐消失,回想起过往,虽然对二人的狂妄、自大和骄纵充满了鄙夷,但仍然不能否认,他们曾经用自己方式,对用户、对友商实现了启发。

他们不顾大局,苦心孤诣地专注在细节上,系统再好用一点,边框再窄一分,交互更友善,UI 更具设计感。

他们不具规模却创造过惊艳,哪怕这分惊艳只是惊鸿一瞥,也算是在中国的手机历史上,写下了不一样的篇章。

唯一令人遗憾的是,烟花散去,最终化作一地鸡毛。你不忍心谴责他们,却也说不出太多赞美之辞。

这两个孤傲的人,曾经相互较劲,谁也看不上谁,但最终还是在失败的道路上相遇了。

他们没有说话,各自转去不同的方向。夕阳下,两个人的背影交叉,那是两个有着相似结局的人,最后的交集。

来源:百家号                                   大家:2019-03-13

猜你喜欢

青岛养生会馆-青岛男士SPA-青岛花韵 私人尊享定制享受

点一盏灯,听一夜孤笛声。这声声作响的沙哑,是你的轻声呢喃,还是我的世事优雅。原来生与死就在于灯亮灯灭之间,原来你和我,就在于若即若离之间,你听得到吗?青岛养生会馆@微-GOD6

2019-05-24

都快2019年了,日本居然还在用BP机!网友:BP机是啥?

随着手机的普及率越来越高,BP机(又称BB机、寻呼机、Call机)早已被中国市场淘汰。对于中国绝大多数“95后”和“00后”们来说,可能连真正的BP机都没有见过。

2019-05-24

AI人工智能,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去研发和使用?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最近十几年发展最为迅速的是什么?我想一定是互联网的直线崛起,而且可以说的是互联网的时代如此庞博,但它依然只是个过度,它的出现是在为了另外一个更为可怕的新兴产业作为铺垫,那就是人工智能。

2019-05-24

E现场:最强拍照手机荣耀20系列

在21日北京时间晚上9点,荣耀在伦敦举办了荣耀20系列发布会。系列中的荣耀20Pro更是被官方称为“最强拍照手机”。错过发布会的就和小e一起来回顾一下荣耀20系列吧!

2019-05-24

星空演讲:我想看孟美岐演讲,却被她圈粉了!

星空演讲是以“浩瀚宇宙”为主题,邀请明星名人,行业领袖等公共人物分享自己亲身经历和故事的节目,与目前网络和屏幕前的综艺节目不同的是,这个节目并不会挑起你的情绪更嗨点,让你肆无忌惮欢腾大笑,但是它却会让你沉静下来,享受着浮躁生活之外难得的那份恬静的独处!

2019-05-24